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

中国建设报社主办

大资源?#25945;? ■ 大数据高地

登录查找

在希望的田野上
2019-04-26 10:35:48来源:中国建设报    作者:查晶芳

每周上早读,于街角等车时,总能听见一个老人在唱“在希望的田野上”这首歌。他一边忙碌一边哼唱,声音不亮,但欢快。

第一次见他,是在前年深冬的一个早晨。我紧赶慢赶在6点25分下了楼,外面黑漆漆的,一个人影儿也没见着。唉,这大冷天起这么早的,除了我们这些当老师的,大概也没谁了。心里嘀咕着,脚下却不?#19994;?#24930;,一路小跑,往街口赶校车。

咦,远远听?#35282;?#38754;有人在唱歌。越来越近,听到歌词了:“我们世?#26469;?#20195;在这田野上?#25237;?#20026;她打扮,为她梳妆……”你别说,嗓音虽然?#34892;?#27801;哑,但中气十足,唱得也很投入。

这是谁呀?我在心里嘀咕。?#23637;?#34903;角,一个橘黄色的身影映入眼帘。原来是位环卫工人,看上去五六十岁,矮矮瘦瘦的,宽大的工作服套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,如果把手中的大扫帚横过来,估计也不?#20154;?#30702;多少。他边扫边唱,一副轻松愉快的样子。见我看着他,他还有点儿不好意思,冲我笑了笑。我也回了他一个微笑,转身上了车。车开动了,橘黄色的身影越来越小,那歌声却好像未曾?#24230;ァ?/p>

从那以后,每周上早读我都能碰到他,时间一长,我们就成了“熟人”。每次,他都是挥着扫帚哼着歌,唱得最多的就是那?#20303;?#22312;希望的田野上”。有时,他看见我跑,就会冲我喊:“姑娘,车还没走,不要急哦!”?#27425;?#27668;喘吁吁地站定,他总露出慈祥的笑容。有一次还说:“你们当老师的不容易,要起大早,还要用脑子,现在的小鬼不好教呢。”我说他也?#37327;啵?#20182;连连摆手说:“我?#37327;?#20010;啥!只要把地扫干净了,我心里就亮堂了,?#29615;?#20854;他神呢。”说着,他弓下身子,背着双手,眼睛盯着扫过的地面,慢慢?#25226;?#35270;”一圈,指甲大的碎纸片、寸把长的细棍子等这些“漏网之鱼?#27604;?#36867;不过他的眼睛。将它们“就地正法”后,他才哼着歌坐下歇会儿。

有一次,我忍不住说:“您唱得挺好的!”见我夸他,他羞涩地答道:“我瞎唱呢!”嘴里谦虚着,满脸的皱纹却笑成了深?#24608;?#25105;问他咋这么?#19981;?#21809;这歌,他说:“这歌好哇!唱的就是我们农村的生活哦,田埂、小河、麦子、高粱、插秧,还撒网打鱼,我一唱,做事更有劲儿呢!”老人笑眯眯地絮叨着,我也忍不住笑了。

一天早晨,我正准备上车,看到一个匆匆忙忙的路人在马路正中弄翻了拎在手里的早点,面条和着汤水洒了一地。那人跺着脚,嘴里嘟囔着:“唉,大清早把饭泼了!”然后,蹲下身准备收拾。

当时,老人刚扫完地正在休息,见此情景,连忙走过去对那个人说:“我来弄我来弄,你忙你的去。”那人连连道谢。老人笑了:“这麻烦个啥,本来就是我应当做的事啊。”看着老人憨厚的笑脸,我的心里暖暖的。

原本以为,老人这么大年纪还做环卫工,不是经济条件困窘就是儿女不孝。谁知,根本不是这样。那天,校车误点了,我和老人聊了会家常,才得知他两个儿子在城里“混得都蛮好?#20445;运?#24456;关心,?#23637;说?#20063;很周到,他们根本不同意老父亲做这份工作,但老人执意要做。“这事情做习惯了,不做?#25296;?#38590;受。也怪,我歇在家里总是这儿痛那儿痒的,后来知道这路段缺人,就来了。你别说,一做事那些毛病全都好了。嘿嘿,每天把这地扫得干干净净的,我心里舒坦!”老人的语气中满是?#26223;?#21644;自豪。

“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/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/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……人们在明媚的阳光下生活/生活在人们的?#25237;?#20013;变样……”

瞧,老人又欢快地唱上了“在希望的田野上?#20445;?/p>


网?#21713;?#35770;
? Top 舞线注册